萤火虫之诗

wuyanlong.com原创文学原创设计

瞎子的路

文章 0 评

28.jpg

零四年,我的高中食堂还是一排排的小平房。小平房里是农家乐式的大锅饭,每个大锅附近都站着一位彪悍的女服务员,如果你问了她菜价不买的话,她就会摆出一副要阉了你的表情。每次吃饭的时候,全校的人都在各个门口徘徊,看看哪一家门口的人最多。这说明她家的饭今天做的比较好吃,“比较”这个词必须突出一下。饭菜都很便宜,一份菜只有一块钱,“便宜没好货”,我爸爸经常这么说,后来我发现我爸爸还真是一个真理爱好者。

那天一个男生突然在食堂门口大喊:“晴子,我爱你。”大家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骂着被樱木附体的那个傻逼。大概几秒钟之后一个高昂的女生回荡在餐厅上空:“啊-啊-啊!”大家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是晴子附体了呢。后来从人堆里传来消息,食堂的汤锅里出现了一只老鼠。于是史无前例的,餐厅第一次全体失去了生意。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罢餐。当时还没有想到这么传神的词汇形容,但是过了没有几天,一个崭新的大食堂就开始动工了。大家欢呼雀跃,一时间也忘记了那只老鼠以及餐厅,从此转战校门口的小吃摊子。继而,盒饭、肉夹馍、馅饼、炒饭应接不暇的出现,校门口汇集着初中高中的两个时代的学生,小商贩津津乐道,其实我们后来才知道,他妈的那些小商贩还是餐厅的人,只不过换了行头,原来餐厅的人智慧这么高,他们不应该在高中开餐厅,他们应该去大学城做餐饮。

门口的瞎子说:“挺好啊,出来算命的也多了。”我心想去你妈的吧,自己就是个无神论,还给别人算命呢。瞎子说:“其实那些小吃摊也不干净,因为小吃摊的老板往往都不吃自己家卖的东西,他们都是等学生上课了去旁边的餐馆吃点东西或者直接回家做饭吃。他们都觉得自己的东西像大粪一样。”我操,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之所以长的这么鲜艳都他妈的是吃大粪长大的。我说:“你个瞎子比谁的眼都亮呢,快带上你的墨镜继续装瞎子吧,省的那些卖小吃的回来揍你。”

有一天我出门,看见瞎子在吃肉夹馍,我跑过去说:“瞎子你他妈也吃大粪啦。”瞎子斜着眼睛狡辩说:“放屁,这他妈是大粪啊,这是肉,拉出来才是大粪呢。”我说:“明明是你说的这些都是大粪啊。”瞎子看了我一眼,说:“我也不是祖国的花朵,我最多是个枯叶。”后来瞎子的算命摊子上就多了一行字:枯叶大师。他还真把自己当仙了。瞎子还说我也不是鲜花,最多算个牛粪,偶尔头上插朵鲜花。我心想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都他妈是吃大粪长大的了。

过了几天瞎子跑到我的屋子,瞪着大眼说:“我不想干了!”我被他吓了一跳,问他:“不干什么啊?”瞎子说:“不算命了!”我说那你能干什么啊,作为一个以算命为生的无神论者你还打算去研究哲学或者搞科研?瞎子说:“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干了。”我说:“也挺好啊,省的你传播迷信思想,迷惑大众了。要不你在校门口卖盒饭吧。”瞎子楞住了,过了一会他眼里放着光说:“卖盒饭没准还真行呢!”我微微点头,把他的墨镜拿起来戴着说:“这个就给我了。”

他的墨镜让我拿来了,过了几天瞎子就真的不给别人算卦了,他把披肩发理成了秃子,把鬼子一样的胡子也剃了,换了一件白色的干净的衣服,推着一个三轮车在校门口卖起了盒饭。他做的盒饭是唯一不掺大粪的,这不是做广告,因为瞎子自己每天也吃,周围的小吃摊也都吃他的盒饭,确实,瞎子的盒饭挺好吃,每天都卖很多。有学生就开始传言,说卖盒饭的原来是一个黑道的老大,后来看明白了社会了就不干了,自己做点小生意卖盒饭了服务人民群众。我心想你们这些傻逼,他就是那个瞎子,再说了黑道老大看明白社会了还会自己卖盒饭啊,早他妈去当官了。我还是叫他瞎子,他也不忌讳,发给我一盒盒饭,自己也拿一盒。瞎子说:“这衣服怎么样?干净不?”我点点头说:“还挺像样的。”他笑着说:“我从卫生室借的,是医生穿的袍子。”我对他翻白眼,他就哈哈大笑起来。吃饱了我问他:“给我算算命呗!”瞎子大笑,把饭粒子喷了我一身,说:“我以前算命的时候求着你你都不算,现在我卖盒饭了你又让我算命了。”我说这样才显得比较客观,否侧只是为了挣钱算命就太主观了。

瞎子看了看我的手说:“你最近有桃花运。”我说瞎子:“你可别拿我开玩笑哈,我一般不讨女生欢心的,最多给她们讲讲数学题。”瞎子说:“不是开玩笑啊,是真的,这是你第一次桃花运,不过你没经验,可能会很快就浪费了这个机会了。”我问他第二次是什么时候,他说:“第二次大概在你下一个本命年吧。”我操你大爷,我说我这桃花运的间隔也太他妈的大了吧,直接给我捅没了七年啊。瞎子说:“其实这个是不准的,我给你算的是按照桃花运的几率问题来衡量的。这就像概率问题。别的情况也有出现的几率。”我说:“概率你都懂啊,我他妈到现在都没学明白呢。”

后来学校的大餐厅盖起来了,学校再也不让学生出去吃大粪了,瞎子拿着卖盒饭的钱转战到车站附近开了一家小餐馆,瞎子打扮的像个和尚一样,不仅自己当老板,也给饭店充当着吉祥物,饭馆生意还过得去。有一次瞎子请我吃饭突然郑重其事的给我讲起神学,搞得我晕头转向的,最后的最后他说:“其实给你算命的那天我也给自己算了桃花运的概率,但是几率很小,开了这个饭馆才觉得几率也是可以改变的,你看那个怎么样?”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个服务员正在给客人点菜,看侧脸还算是个美人,我心想瞎子啊,你还想怎么样啊,你都快四十的人了,快点找个媳妇娶了算了吧。等那个服务员转过身我对瞎子说:“你就是个大粪!人家着实的是朵鲜花!”瞎子一脸无辜的说:“鲜花怎么了,还不是吃大粪长大的。”说完便哈哈大笑。

由于某些原因他俩结婚那天叫我我也没有到场,我给瞎子打了个电话,我说:“杨老板啊,鲜花终于栽到盆子里了,记得多上点大粪啊!争取一年之内把花种子培育出来!”老杨嘿嘿的笑。我说我已经好久没叫你瞎子了,毕竟你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我补充一点,其实我那年的桃花运挺泛滥的,之后一发不可收拾,但是都没像你栽到盆里慢慢享受,可能的我的花盆不够大,还养不起鲜花呢。老杨说:“你会的,你的鲜花肯定比我的好。”我说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直在我盆里就行。老杨说:“放心吧,我当时给你看手相的时候没发现你有二婚线。”我们哈哈大笑。

老杨不知道,他过的这种平凡在我的眼里以及更多人的眼中都是一种幸福。一个转变不需要多大的思想斗争,我们没有伟人的责任就没必要活在伟人一般的压力下。

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