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之诗

wuyanlong.com原创文学原创设计

故人

文章 0 评

27.jpg

我倾向于认为与故人不期而遇有着最浓的回忆。

那天是我带着爷爷去体检,等体检结束爷爷问我去哪吃饭,县医院的门口我曾经走过无数次,但是至今唯一还存在着的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餐馆。其余的小商户都不见踪影了。我领着爷爷进了餐馆。角落的一个人引起的我的注意,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又不能立刻确认出是哪一个故人。当他站起准备走的时候,我才敢确认那个人就是老张,他的头发竟然全都白了,手里拿着就诊记录的小本子,见到我还遮遮掩掩的。后来他才告诉我,他的腿已经痛到不能睡觉的地步了。我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让他坐下一起再吃点。

学校校门口每天都会有两个人,卖报纸的老头和算命的瞎子,老头其实不老,是个少白头。瞎子其实不瞎,但是人们往往认为瞎子一般算命都比不瞎的更能让人们信服,所以慢慢的算命的就成了瞎子。他们几乎天天出现在那个相同的地点,没有任何沟通,老头看着自己的报纸寻乐,瞎子看着自己的手纹叹气。

八年前,老张拉着我的手要给我算命,我说我向来不信这个,他说信神神在。我坚持不看手相,于是买了一份报纸。瞎子满脸的不高兴,但是也只能无奈的看着我和老张、老刘走远。后来我补充说不信神神不怪。

老张其实也不老,比老刘还小两旬,也没有一根白头发,但是他的疲态比他更沧桑,因为他要面对的是一条残疾的腿,还有这条残疾的腿与正常人之间的差距,这是他皱纹的雏形与累积。多年不见,没想到此时我竟然面对一个白发的老张了,我的心开始莫名的发抖,感觉全身都在收缩着,一个渺小的我就此跟着老张的回忆走到了八年前的这个小餐馆。

老张斟满一杯酒,什么话也没说就喝下去了,这个动作与当年的他如出一辙。那时候他一进门也是自己先喝了一口,借着这一口酒劲他放出豪言要放倒我和老刘,我和老刘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笑了。老刘的酒量我是知道的,我曾经说老刘身上长了酒漏子,他属于千杯不醉型的,而我,年轻气盛,即便是不能喝也应该能和老张周旋几杯子。

正如我预料的,慢慢的老张的脸就红了,开始说话含含糊糊的,老刘恰到时机的问起喝酒的原因,那个不再清醒的老张开始了说辞,从他小时候开始讲起,每当说到他对生活希望渺茫的时候就喝一口,然后给我们来一个转折,从此对生活又充满了希望,然后以此循环着,不知不觉的他已经自己又喝了一大杯。等这杯酒结束的时候才说到这次喝酒的原因。我举杯示意老刘。老张突然哭了,含含糊糊的说着什么,我们都听不清楚了,终究这次喝酒的原因还是没有讲出来,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老刘没说什么,我们又一起喝了几口就讨论怎么样把老张弄回去。

老张看着挺瘦,但是也很沉,再加上他喝醉了,我和老刘要负担起他全身的重量,虽然我年富力盛也无法背着他走一里多路,老刘建议我回到楼管室骑老张的三轮车,等我回来的时候老刘竟然自己又喝了好几杯酒。他也开始摇晃起来。我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两个人都这么喜欢喝独酒,干脆快点把他们弄回去。

起初老张躺在三轮车里,老刘在后面推着,后来到了校门口一段上坡路我感觉怎么也骑不动了。回头一看,老刘也躺在三轮车里睡着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使劲踩着车蹬往上爬,旁边几个小姑娘看着我叽叽喳喳的笑,我心想笑你妈啊,不知道来帮着推一把。后来我也真的没劲了,捏着车闸走下来一边扶着车把一边往上坡拉。后来感觉竟然轻松了许多,回头一看是那个瞎子。我本来想说谢谢你啊瞎子,但是我一想如果真的这么说了就会马上滑下去,于是什么也没说。等到了平路我对瞎子说祝你生意兴隆啊,瞎子没说什么,带上墨镜又回去坐着了。卖报纸的老头在旁边喊,瞎子快回来,别让人看出你不是瞎子。我心想你妈的你个老不死的比他还瞎呢,一会下雨把你报纸全淋湿了。

我只是随口一说,结果我刚回到宿舍真的下雨了,而且下得很急,是能够把老头报纸全部都淋湿的那种。我叫醒老刘,把老张抬下来放上床,然后老刘也钻了被窝。我很清醒的看了看时间,然后坐到窗台边听着两个人开始呼呼大睡。雨很大了,好多学生都开始往回跑,显然是在打篮球被淋回来了,我给他们开了宿舍楼的大门,回到屋里一看,老张从床上睡到了地下。我试了试,他是在太重了,我抱不起来。我说老张醒醒啊,不醒你就在地下睡吧,反正我是抬不动你。

老张说,那年你才十八岁。我打了个冷颤。那年我才十八岁。还好我是个记忆力特别好的人。老张说其实那天喝酒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老张和老刘因为宿舍管理的事情吵了一架。我说就为这么一点逼事儿你们把我累得和孙子一样,可真是挺缺德的,早知道让你们都睡地下。老张说其实你走了之后我马上就自己爬上床了。我说你这黑色幽默还保持着说明你还可以健健康康的活几十年了。

别过之后,我带着爷爷回家了,爷爷问我,那年你是十八岁吗?

我想,是吧。

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