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知识分子的病

知识分子的病

Category

故事与酒

Year

2022

Keywords

hot

知识分子

Detail

Views:887

zsfz.jpg


毕业那天,舍友们泪眼朦胧,他们让我赋诗一首,以纪念分别、憧憬未来。
我想了想,在一张褶皱的纸上胡乱写下了几行字:

山财的主路
笔直的像一条直肠
只在门口处略微收缩
我们都挤在肛门附近
跃跃欲试

迟早有一天
我们都会被它挤出
或者说我们主动逃离
散发着恼人的污臭
也默默地滋养着这个社会

东子说:真,真尼玛不愧是诗人,写的还,还挺他妈有味道!
大头说:这稀让你窜的真是稀碎稀碎的。
老魏问我:你说的臭是铜臭吗?
我说:希望是吧,但我写的,我想应该是知识分子的病。

十年过去了,我偶然翻到了自己当年写的诗,颇有种未卜先知的凄凉。
我踩着自己预见的脚印走过一个又一个坑,也有时候不免脚下一滑,掉进一个个猎手的陷阱。
治伤养病,我猜测,我们大多数人十年来都走着这一条路。
不管我有没有这些病,我想,我大抵可以作为经历者来分享个小故事。

前段时间我参加了一次聚餐。
在聚餐中,有个人大力鼓吹“山东大学生都是高分低能”的舆论。
我并不知道他表达的重点到底是山东,还是大学生,或者就是山东大学生。
很巧的是,这一桌上坐了他妈的好几个低能儿,有几个还争辩了几句。
后来我才知道,我竟然是这群低能儿之中那个最低能的那个。

到最后我也没有争辩,因为在这些无关痛痒的认知的问题上,我始终坚持一个原则:不和不懂行的人讨论专业问题。
但是从他鼓吹的这种思想中,我突然觉得,恃才傲物、不屑一顾、愤世嫉俗这些词仿佛还他妈带点褒义了!
我主观并且很自愧的认为,知识分子的傲娇一直以来并不是其所标榜的学历。
而且真正的知识分子,往往是永远怀着对知识的渴望,能够不断自我学习,自我突破的人。
我们暂且认为知识分子的傲娇,是其自身咬文嚼字的原则性太强导致的。
这么看来,如果从社会底层逻辑的角度分析,还是不顾一切的群体认知产生的问题。
我们暂且不论这种群体认知是对是错,最终结果就是在一个知识分子占少数的群体中,大部分人没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意识或者能力,所以只能做一个打断知识分子脊梁的帮凶。

我也清楚,这种比喻有点过分,但很真实。
我不是医生,遇到这种事难免也要治伤养病。

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那我送你一副药方:知行合一,韬光养晦。
虽然这个过程是相当相当痛苦的,但是值得,因为良药苦口!
你看,我就说吧,真他妈是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