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之诗

wuyanlong.com原创文学原创设计

忘年交

文章 0 评

26.jpg

我已经五年没有见过老刘了,他比我印象中老了许多。

他握着我的手,像是面对一个睽违多年的情人,而我此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来之前我已经做了足够的情感缓冲,所以我接受的没有距离感,但是一些不容易挖掘出来的片段还是不断地涌出来。

曾经的青春光影里遍布空洞、疼痛和伤痕的感触,都湮没在人生压抑和无奈的故事中。时间很长又很短,回忆起来都不觉得过去曾经停留在那个时代。

七年前老刘在宿舍当楼长,我通过机缘巧合认识了他,后来老刘给我和表弟开小灶,单独给我们分了一间不停水不停电的宿舍。再后来,老刘被分派到了新的宿舍楼管理宿舍,他便邀请我到了新的宿舍楼。

如果老刘是司令,那时候我就是参谋长,他有什么事情都是和我商量着办,这让十七岁的我有一种成熟的感觉,也就是这种超前的优越感让我慢慢和这个大我六十岁的老头的交情更深了。

我发给他一根烟,他说不抽。我以为他戒烟了没想到老刘还抽着自己卷的烟,那个时候我们发给他一根带过滤嘴的他也都不要,说那些烟没有劲,抽起来像钻在灶膛里。

他一边抽烟一边和我讲起那个时候的事情,仍然意气风发。老刘那个时候脾气挺暴躁,有学生违反了纪律,他从来不给那些学生讲什么大道理,直接上去一巴掌。老刘年轻的时候曾经当过村长,是当地有名的暴脾气。后来的后来我竟然也耳濡目染了他的暴脾气。晚上十点全体宿舍查寝,我也通常把那些违反纪律的人拽出来乱踢一通。我不曾看到自己恶狠狠的表情,但是现在想想挺可笑的。

回忆的感觉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惋惜,一种便是可笑。说起这些老刘总是对我赞口不绝的,他从来都是觉得我是最气势凌人的。我笑着说现在我已经没有了那种气势了,他微笑的很神秘,像蒙娜丽莎,我搞不懂这是对还是错。

他说有一件事你肯定还记得。

有一天老刘上楼去查寝,我在楼下吃东西,过了一会他气冲冲的下来说有学生顶撞他,我扔下饭盆抄起拖把杆冲了上去,老刘在后面一路小跑,到了楼长我对着那个顶撞老刘的学生上去就是一拖把,把他的手敲出一滩血,开始的时候那个宿舍的人都是张牙舞爪的,等到张牙舞爪的我冲上去耍了一通棍子,他们全都吓到了,拿出他们觉得最好的烟分给老刘。老刘一手推开:“不抽。”他们想发给我一根,我眼睛一横,他们的手就缩了回去。后来老刘说要上报政教处,那群学生全都吓傻了,第二天买了一条将军送给老刘,老刘说,要不就算了。我点点头,老刘就把罚分条给撕了。从此以后老刘再也没有遇到过顶撞他的人。说起这件事,老刘满面红光,好像沉浸在那个年代中。

分别时我说了一句很煽情的话,我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你这个老头了。老刘呵呵的笑。在我恶狠狠的青春时期遇到一个恶狠狠的老头,然后五年后相逢,他却温和起来,而我也渐渐向温和靠拢。有个忘年交,我不会因为青春的荒凉而惊心。

在诗歌中飞舞的萤火虫